全部忽略

提示

你是否要取消綁定(第三方名字)賬號?

確認 取消
取消 確認
         瀏覽器版本過低,為了正常使用請升級瀏覽器,推薦使用Chrome瀏覽器

于冬多喜臨門的國慶假期,A股,博納要來了嗎?

10-09 22:47 發布 行業 - 觀點


文/Wendy

距離博納7月IPO再次中止審查,已經過去兩個多月了。從9月27日,中國證監會發布會的公開信息中可知,博納在深交所中小板的上市審核狀態已經恢復正常,再次回到了“中止審查”前“已反饋”的狀態,并未重新排隊。




2019年7月,受康得新事件影響,連續多年為其擔任審計工作的瑞華會計事務所被證監會立案調查。之后,瑞華又連累了其擔任代理服務的多個客戶。在瑞華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后,ST新梅等聘用瑞華所為審計機構的公司陸續公告收到《中國證監會行政許可申請中止審查通知書》。

7月底,證監會公布最新IPO審核狀態新進展,瑞華會計事務所代理的IPO項目全部被叫停,其中就包括《中國機長》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的出品方博納影業。


博納IPO路一波三折,

兩次被中介拖累“中止審查”

對于于冬來說,這應該是一個讓人心情愉悅的國慶假期。假期前,收到IPO恢復排隊通知,假期中,博納投資的《我和我的祖國》《中國機長》票房口碑一路走高。今日,兩部電影的票房已經雙雙挺過20億。




在7月底,因瑞華被調查受牽連而使得博納IPO中止審查時,想必于冬也是很忐忑的。一旦瑞華被調查時間過長,或者瑞華涉案團隊正好是其服務團隊,亦或者有相關工作人員牽涉其中的話,就會拉長本來已經十分緩慢的上市排隊路。

很幸運的是,此刻,博納的IPO路,已經重回正軌。

根據9月27日,中國證監會發布會的公開信息中可知,博納在深交所中小板的上市審核狀態已經恢復正常,再次回到了“中止審查”前“已反饋”的狀態,并未重新排隊。排名也從事發前的第十名,前進兩名,上升到了第8名。

說起博納的IPO之路,就如博納的發展一樣,一波三折,并不平順。除去眾人皆知的被低估,美股退市,在想要重回A股的道路上,博納亦是日日膽戰心驚。單單是受中介機構牽連,博納就兩次“中止審查”。

2019年年初,博納因資產評估機構,中企華被立案調查,而被“中止審查”。之后,博納影業向證監會提出了恢復審查的申請,獲得證監會批準。

兩次受中介機構影響,中止審查,確實拖慢了博納的上市路。




此次,博納雖受瑞華調查事件影響,再次被“中止審查”,但博納并未更換審計機構。

其實,受中介機構影響而使得IPO路上的公司“中止審查”的事件時有發生,不過,會在IPO路上更換中介的公司卻并不多。在網上,也會看到小股民向董秘提問,為何公司不更換中介機構。董秘的回復,往往是官方的“感謝支持”四個字。

實際上,對于在IPO路上的公司來說,更換中介機構并不會加快IPO的進程。可以說,更換中介結構的耗時耗力并不會小于受牽連而引發的“中止審查”。在瑞華事件中,在被調查階段,損失的客戶也大多是已經上市的公司。




眾所周知,亂賬,爛賬,缺少固定資產及穩定收益,幾乎是所有影視公司在上市時面臨的問題。成立近二十年的博納,恐怕也難逃這樣的問題。即使按照于冬所說5年美股路,使得博納影業在規模化的監管和透明的交易規則下“實打實”健康地生長了5年。但在重回A股的道路上,博納也要將財務報告,按照國內制度和系統,重新來一遍。


瑞華已然陪伴博納走到了“已反饋”這一步,想必,雙方之間也已經將很多棘手的問題解決,已然達成了一定的“默契”。


于冬能提前完成50歲的夢想嗎?

2018年6月份的時候,正處于“風暴中心”的王中磊曾說,羨慕博納影業還未上市,這樣就沒有對業績的壓力。但我們早就明白,這世界上很多事情,都是“圍城”,上市亦是,“城里的人想出去,城外的人想進來”。

不談上市對于公司的利與弊,于冬對于上市是有執念的,這就是于冬的夢想。于冬曾在接受CCTV6專訪時說,自己的小目標就是能夠在50歲時帶領博納上市。

今年的于冬48歲,目前博納在IPO排隊路上位列第八。于冬或許有可能提前完成自己的50歲夢想。



目前,博納在深交所中小板的上市排隊情況是“已反饋”狀態的第一順位,在博納之前還有20多家公司的狀態屬于“預先披露更新”。有業內人士說,從“已反饋”到“預先披露更新”2~4個月都有可能,時間短的幾十天也曾經有過。而預先披露更新后,在排隊的公司才能上會。

現在,距離2019年,只剩三個月。今年,博納上市渺茫。如果沒有太大意外,于冬有望在2020,49歲時,提前完成50歲夢想。這樣的時間節點推算,從一直排在博納前面的瑞達期貨可以看出來。

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排隊路上,瑞達期貨是一直排在博納前面的一家公司。瑞達期貨7月11日上會通過審查,8月拿到發行批文,9月就完成了上市。不出意外的話,2020年,博納可以從容不迫的完成上市。



當然,IPO路走到這個階段,一旦出現問題,也可能使得上市之路變得遙遙無期。同樣排在博納前面的另一家公司重慶長江造型材料,就是如此。根據公開資料顯示,這家公司2017年就已經過會,但目前仍未拿到批文。這個時候,就可能與公司的一些基本面問題有關了。

而一些過會,沒拿到批文的公司,甚至會有可能永久失去上市的機會。諸如沒有拿到批文的慈銘體檢,最終只能和美年合并。


2019業績飄紅,2020博納依舊壓力山大

從美股回來后,博納的業績表現一直良好。特別是2019年,從《地久天長》在柏林獲獎,到拿到4號文件之后的首張院線牌照,再到《烈火英雄》熱映,以及如今《中國機長》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票房口碑雙豐收,無論是業內口碑,影響力,還是盈利狀況,2019年的博納,是時刻standby,做好上市沖刺準備的。但由于兩次被牽連而“中止審查”,博納在2019年,有2~4個月的IPO道路是停滯的。

如果沒有兩次被牽連“中止審查”,或許這個國慶于冬會過的更不一樣,在國慶檔漲停的影視股中,也一定會有博納的名字。看著《中國機長》《我和我的祖國》兩部電影票房飛漲,在假期過后,一開市,還能看著博納的股票漲停。還有什么比這樣的假期,更爽的呢?

但這個世界沒有如果,正如我們也不知道,如果當年博納沒有在美股上市,沒有經歷被低估,直接在A股上市,會怎樣。



雖說,在證監會對于上市股價的管控下,由于IPO發行價不可高于23倍市盈率,成為隱性紅線,新股的漲停已經屬于普遍現象。但在2019年國慶前后上市,對于博納來說,確實是一個理想的狀態。這不僅意味著漲停,更意味著在上市一段時間內股價的相對穩定,給予股民的信心,對于公司在A股的長線表現也是十分有益的。

或者退一步說,即使不是在2019年國慶檔上市,哪怕是在2019年國慶檔進入等待批文階段,對于博納來說也是非常有利的。畢竟定期要去證監會匯報一次,如果此時業績飄紅,票房走高,匯報的都是好消息,當然利于拿到批文。而2019年,是博納最不缺好消息的一年。



現在的博納就好比,本來以為鉚足勁兒,跑完這一程可以歇一歇,卻沒想,這一程幾乎算是白跑了。下一程,還得鉚足勁兒。IPO箭在弦上,弓要時時刻刻拉緊,一刻也不能放松。

現在既然已經失去了2019國慶檔,2020的博納依舊壓力山大,又是如履薄冰的一年。

從已有的公開信息看,在2018年,博納公布的片單中,存貨還包括閆妮和盛一倫主演的愛情喜劇《迷妹羅曼史》,陳嘉上、鄭中基導演的奇幻喜劇《神秘寶藏》,郭富城、梁朝偉主演的《風再起時》,古天樂、劉青云的IP電影《竊聽風云4》以及博納王牌將軍林超賢的《緊急救援》。



除去《緊急救援》外,其他影片本是博納2019年的片單。但由于2019年,獻禮季的到來,《烈火英雄》《中國機長》等影片的橫空出世,上述電影都順位后移了。

但對比2019年已上映的影片,2020年博納存貨的戰斗力,讓人擔憂。

(麻辣娛投原創文章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)


舉報文章

評論 

還沒有人發表評論,來第一個發言吧!
更多

麻辣娛投

媒體

聚焦文化產業,縱深泛娛樂細分領域報道

聯系TA
分享
在新片場 App 上聯系他

新片場私信功能已全面遷移至 App 中使用,
網頁上可以查看之前的消息記錄。

掃碼下載 App

查看歷史消息
微信掃一掃,分享到朋友圈
彩客网旧版本

請輸入您的私信內容

取消 確定

私信發送成功

接收私信功能已遷移至新片場APP,請下載新片場APP及時獲取私信消息通知,不錯過任何一次合作機會。

掃描二維碼,立即下載APP

只有安裝新片場APP才能收取私信回復,是否關閉?